November 06, 2012

如初春的嫩芽

何時呢由那個濃烈似火的女子變成這樣,由那個渾身散發無盡熱量的女子變得如此,清了、冷了、淡了。清清的冷,冷冷的淡,清清的冷冷的淡淡的。不再濃烈不再瘋狂亦不再嚮往。這是我麼?猶疑著否定著最終還是肯定了詩妙健倡議從正規渠道購買新西蘭奶粉

十月秋盡情演繹著它的風華,。樹上的葉子落的頻了,多了。常常地走在路上會踩著它們,偶爾有意地避開它,總是感覺到它還有生命還有著微弱的氣息。往往會俯身撿拾了它們,與躺在掌心的它們凝視對話,它們在說什麼呢?是無語的可我聽到了,聽到了它們對樹的不舍,聽到了它們即將離去的無奈,聽到了生命最後的那聲歎息。甚至我還聽到了那細軟地呢喃還有那些吟唱,唱著秋盡冬臨的季節之歌。帶幾片葉子回家,擺放在桌子上,把居室點綴,就是要這樣的,用我自己的方式留把秋天留住。那抹醒目的蒼黃過幾日更枯了也更黃了,水份蒸發掉了,它們不伸展了,蜷曲了身子。我用手一搓瞬間成了碎沫。這便是蒼老麼?把這些碎沫子灑在土裏,只有這裏才是它們真正的去處雪纖瘦投訴

九月已然過去一個月了,那是初秋時分,很多的事很多的事讓本就健忘的我更加忘記了,我在回憶裏思索,卻找不到出口,那些事那些笑那些溫暖那些苦都這樣地淡了,任思緒如何飄忽舒展都無法聚擾起來九月的點滴。這麼短的時間怎麼就全然地忘記了呢?怎麼若干年前的事都不曾忘記,短短的一個月等到想動筆時留在腦海裏的竟如十月的枯葉一般沒了生的跡象呢?我想這個月是浪費掉了吧,浪費的不留痕跡了,浪費的悄然無息。記不起來就記不起來吧,這樣也好,誰說有時候健忘不是一份快樂呢?哦,看來九月註定是一片空白了,無甚可寫了針灸減肥

八月我恐慌了,九月離十月不過一月有餘我全然不記得何人何事,何況八月呢。我要寫什麼呢?還在這擺開了龍門陣,一翻大寫特寫的樣子,作足了功課分成了段落,寫時才知道什麼叫書到用時方恨少,江郎才盡。可是是這樣嘛?一年之中或許只有那些想記住的事才會讓我們銘刻,而那些瑣碎的時光瑣碎的人和事不知不覺中抹掉了。八月應該還是有些熱的吧,愈來愈受不了熱了,燥而燜的樣子讓人不得清爽,總是潮潮的粘粘的。哦!八月,我還是要交給你空白的答卷,依然是零分樓宇按揭。。。。

我想打住了,七月只知道更剩下一個準確的熱字,其他的準備良久突然就不想寫了,我知道我寫不下去了,別人寫四季會從春到冬,別人寫會從一月到末月。可我呢?我從當下退著寫,已經交了兩張空白卷了。七月我依然要再添一個零麼?答案又是肯定的,還是零,那麼兩往前六月、五月、四月、三月、二月、一月我是不是都要交空白卷呢?看來真的是這樣了參觀香港海洋公園。。。。

Posted by: liuniandg at 06:48 AM | No Comments | Add Comment
Post contains 6 words, total size 4 kb.

Comments are disabled. Post is locked.
11kb generated in CPU 0.01, elapsed 0.0332 seconds.
39 queries taking 0.0237 seconds, 72 records returned.
Powered by Minx 1.1.6c-pink.